煤化工发展如何应对困境?
发布时间:2014-09-25 02:34:10   来源:产业经济信息网山西频道   评论

  历经十余年高速发展的煤化工迎来了政策再收紧。

  近日,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遏制煤化工过热发展和用水过量,并将西部煤化工项目全部踢出了《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

  这一消息的发布,似乎给刚刚出现政策松动的煤化工产业带来不小的打击,据悉,目前已有多家央企“闻风而动”,纷纷撤离煤化工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1年监管层发布《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以来,国内煤化工产业的准入和审核门槛也相对提高,一些地方的项目审批也处于停滞状态。然而,改变停滞状态从2013年开始出现松动。

  “闸门”收紧的背后

  据记者了解,我国的煤化工行业可以分为传统煤化工和新型煤化工。传统的煤化工主要包括煤焦化、煤制电石以及合成氨。我国的传统煤化工行业发展较早,就目前的市场情况而言,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生产国家。

  据统计,焦炭、电石、合成氨的产能分别占全球的60%、93%和32%。目前,传统的煤化工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而新兴煤化工行业的发展在近几年的发展相对有所提升,既然新兴煤化工行业正在朝着预期方面提升,那么,监管层此次政策闸门再次收紧基于什么考虑?

  中商情报网产业研究院行业研究员马思明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目前,不论是传统的还是新型的煤化工产业,已经证明对水资源、环境的污染是无法避免的。神华包头、鄂尔多斯(7.38, 0.00, 0.00%)项目对环境的污染已经多次接到当地居民的反映,鄂尔多斯的项目对水资源的开采过度,也造成居民多次反映。

  “甚至说煤化工真实的碳排放超过煤炭直燃。因此国家应该是考虑到了煤化工产业要耗费大量宝贵的水资源,而对本来就是水资源匮乏的西部地区影响更大,综合废水、废气、废渣对环境的污染等因素是政策收紧的主因”。 马思明说。

  值得一提的是,自煤化工产业发展起步时,就因二氧化碳排放以及水耗等问题备受诟病。

  卓创资讯分析师吴婷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层意思很明显,是在调整释放对煤化工投资降温的信号。

  有媒体报道称,当前一些地区发展新建项目的积极性很高,也出现了一些不顾环境、水资源现状和技术、经济实力而盲目发展的现象。

  说起煤化工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不得不提起我国选择煤化工的现实背景。

  马思明告诉记者,自2004年以来,随着国际石油价格大幅攀升,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特点决定了煤化工有望成为替代石油化工的重要方向。在当时油价高涨的映衬下,煤制油、煤制烯烃等煤化工的成本优势格外明显。

  出于能源战略安全考虑,监管层决定开展现代煤化工示范。2004年6月30日,国务院出台《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2004-2020)。这个规划有了“要组织实施对大型、高效煤的气化技术开发,突破一氧化碳转化、净化、催化合成等关键共性技术”的相关表述,间接将现代煤化工纳入我国中长期能源发展战略。

  “水资源缺乏和环境污染显然是煤化工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马思明告诉记者。

  据统计,自2013年开始至今年初,包括中石化[微博]等诸多能源大佬的煤化工项目总投资约达5000亿元,共计22个煤化工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准许开展前期工作的许可。而各地上报发改委欲获得许可的煤化工项目达104个,总投资额估计在2万亿元左右。

  今年初国家能源局召开内部咨询会,内部通报了初步规定目标:到2020年规划煤制油产能3000万吨、煤制气500亿立方米。

  然而,短短几个月后,7月17日国家能源局就发布通知强调,年产20亿立方米以下煤制气和年产100万吨以下的煤制油项目不准审批,而且要遏制煤化工过热无序建设和过度用水的情况。

  废水零排放,加上以水量定项目的措施,所以最终或将仅有1/4的项目被准许开工。因水资源缺乏,最近在内蒙古和宁夏已有一些煤化工项目发生停工,大多数是中小型项目,预计接下来将会有更多此类停工现象出现。当然,除了水资源缺乏和环境污染以外,马思明表示,“技术不太成熟和投资额巨大也是煤化工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当然,“抛开水资源和环境污染这些不确定性风险之外,煤化工的盈利能力还是颇为可观的,神华包头煤制气项目,利润率可达10%以上,年净利润在10亿元以上”。马思明对记者说。

  也正是由于利润的可观及企业逐利本性使中国煤化工历经十余年的狂热发展,至今已然成为全球最大的煤化工国家,这也直接带来产业布局不合理,煤化工发展过热、无序等问题。

  吴婷也指出,煤化工在发展中的主要问题表现在,近几年西部地区煤化工项目重复建设、盲目跟风投资的问题比较严重,造成煤化工产品结构趋同,产能严重过剩,大量投资浪费。

  解决之道

  既然我国煤化工在发展过程中呈现出种种问题,如何解决问题应是当务之急。马思明认为要解决问题,应让煤化工产业健康发展。首先,仍然需要把煤化工作为替代石油的发展战略。

  之所以强调煤化工发展战略的重要性,和我国资源的现状密切相关。据了解,我国是世界上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大国,煤炭生产量和煤炭消费量占世界的一半左右。已探明的煤炭储量超过3万亿吨,而已探明的石油和天然气却比较贫乏。

  在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下,就需要对煤化工产业的发展进行良好地规划。

  虽然,目前国家的煤化工产业政策是将煤化工产业认定为属于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行业。但实际上还是区别对待煤化工产业的。

  传统煤化工产业,如煤制焦炭、煤制电石、煤制甲醇等确实存在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的情况,但新型煤化工产业仍有发展前景,有的甚至还在示范阶段,并未产业化。因此国家对煤化工产业的政策和项目的审批可谓时紧时松,并未一刀切。

  “当然,坚持煤化工作为替代石油的发展战略,还需要清洁、节约、安全地发展煤化工,提高技术装备水平。另外,还要严格准入,严格项目审批。”马思明进一步表示。

  另外,马思明强调,煤化工要进一步发展还需控制总量,稳步发展,淘汰落后工艺,重点做好煤制油示范工程。当然还要引导煤化工合理布局,在煤资源、水资源富集地方发展煤化工,严控缺水地区发展煤化工。开发甲醇、二甲醚的应用领域也应提上议事日程。

  吴婷从另一个角度表示解决煤化工发展中的问题,首先需要做的是,相关企业向下游深加工找出路,多考虑未来市场潜力,开发精细化工等附加值高的产品。

  当然,企业还要继续加强技术创新、提高前瞻性。

  “国家也应该加强对产业发展的引导,分析形势,预警风险,不能单纯限制或鼓励。”吴婷进一步说明。

  发展趋势

  煤化工在未来究竟以何种趋势发展,这是值得期待的。特别是目前国家下发通知后,煤化工投资似乎正在降温,那么煤化工前景该如何?

  对于未来的发展,马思明坚定地对记者说,我国的煤化工发展将持续阔步向前。他进一步解释,在国际油价急剧震荡、全球对替代化工原料和替代能源的需求越发迫切的背景下,中国的煤化工行业将以其领先的产业化进度成为中国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外,煤化工作为我国主要的化石能源,煤化工行业在我国能源的可持续利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同时,也是我国今后20年的重要发展方向。中国煤化工行业未来发展前景广阔,预计今后以煤制油、气、烯烃为代表的新兴煤化工产业将成为未来的化工业的发展重点。”马思明说。

  另有业内观察人士称,未来国家对于现代煤化工产业保持谨慎发展的态度。

  国家会通过一批重点示范项目的建设,来解决煤化工产业装置大型化、优化工艺技术、提高转化效率、促进节能减排、降低对环境的影响等一系列关键性的问题。探索煤炭高效清洁转化和石化原料转化多元化发展途径。

  吴婷表示,虽然目前国家通过这一政策释放出煤化工投资降温的信号,但是从大背景看,富煤少油缺气仍旧是我国的基本国情,今后50年内煤炭仍将是主力能源。尽管产业目录有所调整,但煤化工发展空间和前景依然很大。

  当然煤化工行业想要更好地突破和发展,就需要政府从产业政策,产业布局,产业升级等多方面进行规范和管控,适当引导过热的投资热情,回归理性,突破现有的瓶颈,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责任编辑:资深记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俄媒:西方对俄制裁不会给中国能源安全造成损失
下一篇:刘铁男接受请托审批PX项目 收受33万轿车作谢礼

《中国视点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视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视点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视点网(http://www.cnsdchina.com/)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企业许可证号:1657020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