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集团——这家乳企经销商妻子跳楼了!
发布时间:2017-09-19 17:39:55   来源:中国视点网   评论

将近3年的艰难讨要上千万元垫付款之路,到目前为止,钱没要到,如今10年前在当地风光无限的“土豪”不得不到北京打工;90岁高龄的爷爷在讨要资金的过程中也去世了;还有令人痛心的是,就在前不久,30多岁的妻子又跳楼了……

坐在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眼前的这位曾做了8年某乳业巨头山东区域总代理的夏立松,完全看不出一个40岁人应有的那种精气神,他说:自己身体非常不好,现在法院将自己唯一的住房也拍卖了,我们全家老小居无定所,我就想拿回属于我的那部分垫付款,哪怕先给一部分,让我好还债,让我的家人能有一个安定的家。

1开着奥迪当上了某牛奶品牌区域总代

“2007年以前,我在当地做青岛啤酒,鲁南制药代理,赚了不少钱”,山东省郯城县原某大型牛奶品牌经销商夏立松告诉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那时的自己开着奥迪A6,手握几百万资金,因为家庭经济条件好,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跟着自己过。

然而,富足的生活随着自己的转型也离自己而去。就在彼时,某乳业巨头到当地招商,按照夏立松的说法,听了该企业招商人开出的利润诱惑,再加上企业的全国知名度,觉得快消品只要销售规模大,哪怕能有1%的利润,一年也能赚个几十万。

\

(夏立松手持身份证接受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问询时表示,其对自己所说的一切保证真实并负法律责任)

尽管这家乳业巨头强势要求:如果做了当地的总代理,那么包括亲戚在内就不能从事之前所代理的产品业务,但夏立松认了,因为自己有资金实力,按照这家企业提出的还要提供数台厢货车等要求,从2007年开始,夏立松成为这家大型乳企在郯城县的总代理,主要经销一款纯牛奶和乳酸饮料。

2高价进货低价发货举债硬撑8年

“以24盒纯牛奶为例,2009年这家乳品企业上调过一次价格后,企业给我们总代的价格是57.9元,再加0.1元的卸车费,共计58元一箱”,夏立松向胡说有理介绍,但是企业要求自己再给当地各个经销商网点的批发价格必须下调15-20%左右,以纯奶为例,自己进货价是58元,给下面经销商批发价则是50元左右,这家乳品企业当地负责人给自己做出承诺,一般一个月后返还给夏立松最起码在8元以上,包括中间的每箱8元差价以及利润返点。

“然而实际上是,我给他们卖了货总计达到1.46亿,但是差额部分这家乳企每箱平均仅返还了五六块钱,还有两三元本钱一直是自己垫付的,更别提利润了”,夏立松告诉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从2007年到2014年,这8年自己为这家乳企垫付费用总计2338.5万元,而该企业这八年随车赠货总计给了自己716万元,补贴款给了自己614万元,最终还欠自己的费用总计1008.5万元。

为何从一开始就没赚钱,还要坚持八年时间直到2015年彻底不做该品牌经销商?对此,夏立松认为,自己已经将全部身家搭进去了,以为自己能够拿到垫付款,没想到一直拿不到,而自己的外债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400万元借款无力偿还,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不再合作。

“这合作的最后一年,也就是2014年,我实在没钱,亲戚朋友见到我都害怕了,借钱也借不到,我数次找这家乳企派驻到我们这地方的区经理张修立以及寻伟催要垫付款”,夏立松告诉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2014年底我们在一块谈过,他们想少给我一部分垫付款,让我继续做代理,我没同意,然后他们说不做之后再给我了结账目”。

夏立松还给胡说有理提供了他和这家大型乳企的销售合同书、这家企业历来给夏立松的销售出库单以及夏立松又按照企业要求低价批发给各商户的证明等。

\

3全家老少走上漫漫讨要垫付款之路

从2015年开始不再是当地这家乳企郯城县总代后,夏立松和他的家人就踏上了讨要垫付款的漫漫之路。

按照夏立松的说法,他于2015年1月曾去了这家乳企总部要钱,当时公司一位姓高的经理接待了他,回复是再等等。然而等到五六月份,还是没有解决,也没给出理由。随后自己和10多名员工上企业总部再找,但是依然毫无所获。

随后的2015年底、2016年年初,夏立松到了这家乳企北京分公司,公司一位张姓销售部副总接待了他,表示让夏立松先回去,尽量解决。

然而结果可想而知。

祸不单行的是,夏立松的债权人还将自己告上了法庭,去年法院通过拍卖公司将自己一家老小唯一遮风挡雨的房子拍卖了。

“连房子都没有了”,夏立松说,2016年年底,自己年届90岁高龄 的爷爷奶奶,还有老母亲、媳妇、小孩子都来到了北京,寒风中,他们就天天坐在这家企业门口,希望能企业要到属于自己的钱,一坐就是一个月时间。

\

(三位老人在寒风中苦等某乳企负责人能够给一个说法)

“可是企业总说就给那几块钱了,余下费用没有了,再要得急的话就说等等公司研究研究再给答复”,夏立松说,然而始终都没有答复。

在夏立松给胡说有理提供的照片中,令人心酸的是,90岁的老爷爷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北风呼叫中裹着一床被子露宿在街头。三位老人的无助是可想而知的。

\

“爷爷在我代理的这起牛奶生意中也搭进了20万,这是我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夏立松说,可是没有要到钱,经不起这么折腾的爷爷于今年3月份去世了,带着遗憾,伤心离世的。

4自己重病缠身,妻子突然跳楼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今年8月21日,夏立松的妻子突然在北京某酒店7层楼上跳下,所幸的是当时公安等部门在地面提前铺了防冲击气垫,生命无碍。在送往医院抢救脱离危险之后,现在已回老家治疗,目前仍不能下床,需要自己的老母亲照顾。

\

“无论怎样,也不能以这种极端方式啊,毕竟还上有老下有小”,对于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的感慨,夏立松说:是被逼的啊,之前媳妇曾流露过不想活的念头,当时自己就劝过媳妇,没想到她还是走出了这一步。

\

“我自己身体也不好,肿瘤性高血压,血压特别高,北京大医院的医生说要通过手术治疗,手术费就要20多万,我们哪里有钱呢?”夏立松说,自己现在就在北京找了一个中介公司打工养家糊口。

而最让夏立松不能理解的是,妻子出事后都快一个月了,这家大型乳企至今没有任何负责人出面与自己沟通,就1008万元的垫付款问题给出说法,就更别提人文关怀了。

“和我们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来自河南鹤壁市、江苏泰州市等地的经销商”,夏立松告诉胡说有理撰稿人精华食报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拿到自己的垫付款,哪怕先还给一部分,好让自己将外面的债务先清偿了,这样我的家人也不必东躲西藏,“我想让他们有个安定的家”! (精华食报)

来源:搜狐财经/精华食报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192597991_322686

责任编辑:关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东郯城县:伊利被指拖欠垫付款致经销商跳楼致残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视点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视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视点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视点网(http://www.cnsdchina.com/)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企业许可证号:1657020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