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视点 > 正文

陕西铜川柳红星: 公安局为什么总是让我走霉运?
发布时间:2018-11-05 17:57:00   来源:中国视点网   评论

昔日曾被违法劳教已获纠正 今朝再遭巨额诈骗却难定罪

陕西铜川柳红星: 公安局为什么总是让我走霉运?

\

本站讯 20年前,陕西省铜川人柳红星在一起经济纠纷中被错误的劳动教养,此事经过他不断上访反映得到了及时纠正。可是,20年后的今天,他再次在公安办案中“躺枪”——他被诈骗了100多万,连同其他几个人,一共被王平骗走了700多万元,但是公安局竟认为只是民间借贷纠纷,不构成诈骗!尽管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多次过问、督办,至今仍无任何结果!日前,他再次找到媒体,惊呼:都说人民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可是,在陕西铜川,公安局为什么总是办错案,为什么总是让我走霉运呢?!

20年前曾经遭遇的错误劳动教养

\

据2005年2月19日西部法制报头版报道(标题为《公安局长与“浪子”》):柳红星是陕西省合阳县人,当时只有38岁,家住铜川矿务局煤机厂。1999年,铜川矿务局煤机厂与中铁一局桥梁处七公司因合同纠纷诉至法院。诉讼中,他以知情人的身份向被告中铁局桥梁处的代理律师如实作了证据性谈话,从而引发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灾难。对方有关人员与当地邪恶势力相互勾结,多次对他实施打击报复和诬陷,从而导致未婚妻与他分手,他正在干的工程无法继续往下干。为此,他先后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并曾赴京上访,铜川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却在当地公安机关已决定对其做出治安拘留15日处罚的情况下,又以“铜劳教字(2002)第29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对他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劳教期满后,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铜川市公安局严金合局长的办公室,严局长听了他的申诉后,当即用电话了解情况,并责成有关部门对他反映的问题进行核查。在严局长的关怀和督办下,2004年6月29日,铜川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依法撒销了对他劳动教养的错误决定,并对他在被劳动教养羁押期间造成的全部损失一次性赔偿了一万元人民币。

柳红星说:他至今都对那个严局长感恩戴德。但是,因为那个冤案,他的婚姻问题至今也没有解决,到现在还是单身。本来以为,公安局给他造成的噩梦早已经结束了,谁曾想到了2014 年,他因为王平诈骗案,再一次倒在公安局的“枪口”之下!

农民王平拉大旗做虎皮借钱不还

据正风报道网报道:铜川市耀州区关庄镇政府柳公权社区移民搬迁工程,系铜川市政府的移民搬迁工程,由耀州区关庄镇政府承建,安置区规划占地420亩,建筑面积11余万平方米,移民搬迁范围覆盖全镇及周边乡镇,可安置1000余户。王平系陕西省三原县苏化镇独立村村民,前妻离婚后与铜川市耀州区庙弯镇陈家山社区居民同庆萍结婚,租房住在铜川新区阳光大厦,有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铜川市新区博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13年7月份,柳红星经朋友介绍与王平认识,王平说他正在搞移民搬迁工程,并持有铜川市国有企业“铜川市发达公司”挂靠协议,“铜川市发达公司”承建委托书,2014年2至3月份建成了移民搬迁发达公司关庄镇项目部约400平方的两层办公楼,在此期间,王平曾两次将柳红星带到移民搬迁开发工地。该工程于2014年3月份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铜川市政府、耀州区政府、关庄镇政府等主要领导出席了开工剪彩仪式。

\

\

\

据调查,铜川市关庄镇柳公权社区移民搬迁是真实存在的,王平手里有国有企业挂靠协议和承建委托书,关庄镇建成了铜川市发达公司施工项目部,随后又有市政府、区政府、镇政府主要领导参加的开工仪式。在此期间,王平和柳红星关系非常密切,经常在一起,无话不谈,王平为了让柳红星信任,曾对柳红星说:“耀州区委书记李志强(现铜川市政法委书记)和他关系不一般,这个工程就是李志强介绍和姚伟(原关庄镇书记)认识才承揽的工程。”2014年10月5日,王平当着柳红星的面给铜川市市委原副书记赵晓明打电话说送礼,手机号码显示是赵晓明书记,王平并且说:“我和赵书记关系非常近。”至此,柳红星深信不疑,自2014年元月至2014年10月21日,王平共从柳红星处借走现金100万元,并且承诺该工程的沙石料由柳红星供应……

\

据多名受害人反映:从2014年10月底开始,王平就失踪了,柳红星开始到公安局报案。据柳红星等统计,此案于2014年11月发生以后,受害的有近二十多人先后向铜川市政府、市公安局、纪委反映,要求通缉王平归案,偿还欠款。但是几年来,他们虽然多方奔走,政府部门和警方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答复,柳红星等人被诈骗,始终不予立案。在中纪委的过问下,2015年6月初,陕西省纪委巡视组在耀州宾馆409号房间和柳红星谈话并做了记录,后在陕西省公安厅的督促过问下,铜川市公安局王益分局于2015年11月13日立案,并于2015年4月在网上公开通缉王平。王平也在2015年5月份省纪委巡视组来铜川之前归案。但是被关押了近十天左右后,王平又被保释了,众多受害人毫不知情,等受害人知道时,王平已无影无踪。据不完全统计,被王平诈骗过的人和单位共有20多个,涉及金额700多万元,令人震惊。

寻钢旺队长称也想把这案子搞成铁案

2018年5月8日,正风报道网栏目组驱车赶到关庄镇了解情况,见到了关庄村村委刘主任,刘主任向记者介绍:“铜川市耀州区关庄镇柳公权社区的移民搬迁工程,确实是一项利民的好工程,原以为王平是个好人,过后才知道王平这人是个大骗子,在这里骗了好多个人。”

随后,记者驱车来到王益分局。一位警官说:“柳红星的案子我们都知道,为了柳红星的事,我们煞费苦心,手段用完,最后终于把王平给抓了,新区分局也上网了。没有解决,主要是柳红星的诉求及各个方面问题没有达成一致,王平在网上挂着呢,是逃犯,由于证据发生变化,发现检察院走不通了,你们不要急,给我一段时间,我把卷子再翻一翻,并且会以书面形式给你们答复。王益是老城区,非法集资不光我们头疼政府也头疼,在铜川,王益是重灾区,我来的时间不长,有什么可以问寻队,他原先主管这个案子。”20分钟后,寻钢旺队长回来。寻钢旺队长讲:“为了柳红星,我跑了多少冤枉路,这个事情,王平案子,我们一开始新区检察院是以合同诈骗立案的,也批不了,所以办理了取保,通过取保手续。对柳红星这事我非常重视,我们也下了功夫,相关资料也取了,为这事也和检察院沟通过,案子是否诈骗也开了联席会议,该取的证据,我们都取了,我写的东西也向市局领导汇报过,该我们审的我们都审了,王平在新区有个银行10万元信用卡诈骗案,人是我们审的,新区检察院只批了银行10万元的信用卡诈骗,2月8号把王平逮捕了,人在看守所关着呢。原来咱们想向检察院把柳红星案子要过来,管辖权确实不在我这里,2017年12月27号抓的王平。还有其他人的案子100万元,我们有证据,我也想把这案子搞成铁案,但搞不成,当今社会执法环境这么恶劣,不管法院、公安、检察院都不敢胡来,错了要坐牢的。”柳红星问:王平诈骗这么多人都属于民间借贷?难道立案告知书也是作废的?寻队长说:“立案是立案,不公还得撤案,你这事没有撤案的原因在,中央纪委、省委巡视组、省公安厅过问过,只要他们过来,能人多的是,犯罪嫌疑人在这儿关着了,该怎么审就怎么审。”寻队长又说:“王平跑了以后,到国土局调查才知道该工程土地使用证批下来是2015年12月5号,按理说有了土地使用证才可以招标,这么多人告他诈骗,钱到哪里去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柳红星的遭遇我非常同情,我给新区分局送过材料,人家不接,王益只管王益地盘。”

柳红星们举报至今无果 认为背后必有黑幕

据最新的消息,因诈骗罪,王平已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多。对于这个结果,柳红星们十分不满意。他说:王平虽然被判了三年,但是公检法对我们众多被骗的人的损失却管都没管,他诈骗了700多万元,却只是追究了他诈骗某银行10万元的罪行,这显然是极不公平的。在柳红星看来,王平诈骗巨额资金,之所以能抓了又放,最终才轻描淡写的判了三年多,是因为市、区、镇的一些相关领导拿了王平的钱,参与了九寨沟的旅游,用了王平的高档空调,睡了王平安排的美女,如果重判了王平怕他咬出来其他人,让王平给受害人和银行退回被骗的钱他也不甘心。所以,就对王平采取了这样的“保护”措施。

\

据柳红星介绍:本案被诸多新闻网站曝光后,当地警方曾多次找他和其他人进一步了解案情。但是,在他们提供了大量证据后,王益公安分局仍然认为王平与他们是民间借贷纠纷,不构成诈骗。他们实在弄不明白:王平借了700多万元,什么都没干,却把钱拿跑了,至今不予归还,甚至连人都跑了,怎么就不构成诈骗呢?记者从柳红星提供的证据中,看到一张王平向李彦军借款的借条,该借条写到:“今借到李彦军人民币陆万元整,以官庄镇政府西侧工地钢构结构活动房400平方和陕B5882长安牌小型轿车做抵押,如到期不还款以上抵押物产权归李彦军所有……” 类似这样的借条很多。

柳红星告诉记者:媒体曝光后,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十分重视,责成铜川市公安局和王益分局认真调查,并向公安部和省厅汇报结果。8月12日,铜川市信访局一位姓黄的处长给他打电话过问案子的情况,并说是公安部让他们过问的。9月6日,市公安局一位姓仇的局长和王益分局等十来个人专程找到柳红星,详细了解了案件情况和他的诉求。仇局长还说,他们开会讨论研究一下,给他答复。目前,柳红星基本上是天天去催王益分局,王益分局的领导一直说他们天天过问这个案子,不光到时要答复柳红星,还要答复公安部。一位姓何的局长还告诉他:赵东队长到省公安厅去了,与省厅研究此案如何往下进行,但是截至到记者发稿时,仍没有结果。柳红星气愤的说:王平不劳而获,所骗取的钱达700多万元,他用诈骗得来的钱财再去贿赂政府官员,还经常给他们提供美女,自然就形成了层层保护伞,如果不是中纪委巡视组、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的督促,王平恐怕连三年刑都判不了!自从媒体曝光后,公安局曾多次找他说正在研究解决他的问题,但就在记者发稿的前一天(即2018年11月3日),他们又找到他,告诉他:因为上面的压力很大,我们也没办法了,你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吧。看起来,在王平的背后,保护伞确实很强大。王平不仅侵害了二十多人的经济利益,还严重腐蚀了干部队伍,败坏了党风党纪,影响了政府形象,败坏了社会风气,必须依法从严惩处,我不仅要通过媒体继续曝光此案,还要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王平背后那个保护伞。我相信上级党委、政府、监察、公安部门能够重视此案,深入调查此案,一定能挖出王平案背后那些真正的大老虎。

对于本案,本网将继续关注并将跟踪报道。(本站记者杨铁心 李挺综合报道)

相关报道:

陕西铜川:王平诈骗案多次上演“捉放曹”的背后猫腻

陕西铜川:王平被控诈骗700多万警方仍认为是民间借贷

正风报道网原题:《陕西省铜川市诈骗案背后的层层蹊跷》

原文来自云南周末,链接:http://www.zgfzsh.com/shehui/2018-11-05/7181.html

责任编辑:刘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辽宁大连:缘何非要把经济纠纷办成职务侵占甚至诬告案?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视点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视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视点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视点网(http://www.cnsdchina.com/)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企业许可证号:1657020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