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记者视点 > 正文

云南“记者”发文求助:因曝光黑幕将面临警方的跨省抓捕!
发布时间:2019-09-16 09:03:30   来源:中国视点网   评论

先发一段去年写的一篇文章,也是我的切身经历:

《云南记者发文求助:

匆匆忙忙写下写下这篇文章,因为或许来抓捕我的公安已经在路上,文章能否发出来还得看运气。

二个小时前,我老家永善县某派出所一个姓朱的警官打电话让我回老家派出所,他们有事找我。我说我不回去,要抓我就来昆明抓我。对方一个劲的问我在昆明什么地方,他们好上来找我。

此时我已经明白我老家的公安来找我是啥原因了。

我在家接的电话,所以地址应该已被定位,不知道今晚的什么时间,就会有英明神武的警察到我家从天而降,将我捕获。

事情的原因并不复杂。半个月前,我的微信公众号不停有来自湖北来凤县的粉丝发来求助信息,说起他们被企业挖坑非法融资坑害了4900人(其中2000公职人员)的惨痛遭遇,涉案金额6.5亿元。开始我有点犹豫,毕竟他们针对的对象是县人民政府,非我一个小记者能惹的。但随着一份份材料发过来,一个个电话打过来说起他们的惨痛遭遇,有很多家庭因此已经支离破碎面临家破人亡的遭遇后,我愤怒了,连夜写下了《企业挖坑,政府站台!来凤县4900群众6.5亿血汗钱被“非法集资”还维权无门,咋整?》和《相信吗?湖北恩施2000公务员卑微如蚂蚁的生活》二篇文章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和论坛上发了出来。

写下那两篇文章的第一句,我就预感到我极有可能会遭遇跨省抓捕的危险,鸿茅药酒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但让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湖北来凤警方的人虽没亲自过来,但已经发函我所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协助来抓我。而我们永善的警方,也因为她的子民写了二篇揭露黑幕的文章,或许将不惜浪费纳税人的钱也要来昆明把我“请”回去移交给来凤县公安局。

来凤县到底发生了啥事?值得大动干戈要跨省抓人呢?

事情的起因来自于一起“非法融资”案。

2015年9月,来凤县政府招商引资了一家搞民间融资登记服务的公司进来开展业务,因为有县金融办的批准和办理了合法的工商税务登记,再加上企业开业时有许多政府领导去剪彩捧场,很多投资者出于相信政府的缘故,共有4900人按年息18%的利息共投资了6.5亿元进去。

还是那句网上流传的那句话:你图对方的利息,对方还图你的本金呢。

2018年4月,来凤县公安局一个“非法融资”的定性将该企业查封,致使所有集资者的钱都可能打水漂。因此大家纷纷站出来维权上访,去政府讨个说法。

为什么找政府讨说法?因为集资者们认为是正是有了政府金融办的文件和大力支持骗子公司的事实,他们出于相信政府这块招牌才投资的。

在县政府静坐维权无果后,受害的集资者们打算去更高一级的政府信访。但事实证明,他们想得太天真了,他们根本就出不去,组织出去的人全被拦了下来。甚至很长时间内每个人的电话都发不出去任何关于这件事的信息,很多人的微博账号被封。

有人因为组织维权被公安喊去警告,有个21岁的小伙子因发了一篇文章被喊去公安局喝了23.5个小时的茶(公安说只要不超过24小时都是合法的),出来后又被信访办喊去继续“再教育”,并签下不再发文的保证才得以恢复自由。

由此可见,就此事发文而被公安机关喊去“教训”的人,我还不是第一个,只不过我的问题可能会更严重得多。

更惨的是来凤县参与集资的公职人员,他们被政府要求不准维权,不准发布任何有关这事的任何消息,甚至还搞“株连”政策,要求每个公职人员必须给自己的亲戚做通工作,也不准他们维权和乱说话。违者轻则处分,重则要保留公职都危险。

对这些公职人员来说,在一辈子的前途面前,好像这点事儿也不算什么了。

事件被我揭露出来一个星期后,也没见来凤的警方来找我的麻烦,我就渐渐放下心来,以为有了鸿茅药酒的先例,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抓我了。

然而很多事情,我能猜得到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该来的终归还是如期而来。

今下午我接到我们地方警察的电话,让我告诉地址他们上来找我后,我直接就去了云南省公安厅自首,期待我们省的公安部门要么查清事实认定我有罪把我抓起来,要么还我清白保护我。

我在去的途中,给我供职的报社总编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事情的起因,征询他我到公安厅自首时我可以说我是报社的记者不?总编回复我,还是不要说是报社的记者为好。

我本人从事媒体工作十多年,其间离开了一段时间干别的事,前两个月才又进了现在的报社做编辑。前几天,总编还找我谈让我负责报社的新媒体平台。所以现在我不知道我是啥身份,究竟是属于记者编辑还是无业人员。

或许是因为在媒体工作时间长了,接触了太多信访者的缘故,内心那种用笔为老百姓说话的情怀一直未改。前段时间也连续在公众号和网络媒体上发布了几篇揭露黑幕的稿件,每次发出去内心都很忐忑,眼前总会浮现出被警方喊去“喝茶”的场景,但要让我不发,又觉得良心不安。

说实话,去省公安厅的路上,我内心还是有点忐忑的,但更多的还是坦荡。我以前写的每一篇文章,我没收受害群众的一分钱,没抽他们一支烟、没喝他们一口水。所以,我何惧之有?

我唯一害怕的就是我文章中有不实的地方会涉及到造谣,为此我去的路上一遍又一遍的问来风县集资受害者给我反应情况的数十位群众,我写的稿子是不是完全属实?所有的人都说完全属实,没有任何一句假话在文章里,这时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来到省公安厅,门口的警卫把我拦了下来。我说明情况后警卫很客气的告诉我,公安厅是不管这类事情的,要自首得去派出所才行。

离开省公安厅,天上下起了细雨。蒙蒙细雨渐渐打湿了我的衣服,但我一点都没感觉到,内心充满了一种风萧萧易水寒,壮士兮一去不复返的悲壮。

我寻思着那就去昆明市公安局自首吧!

站在公安厅门口淋着细雨等了半个小时的出租车,一直没等到。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协警骑着电动车过来,我拦下来就请他帮忙送我去昆明市公安局。

他问我要干啥?

我说要去自首。

他说自首要去派出所,就不送我去了。

我后来寻思着,如果去了派出所万一把我扣起来等我们老家的警察来接人,我岂不是想把我声音发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于是我搭车回家了,坐在电脑上写下这篇稿子。在我被抓前,我要把我的声音发出来,我不能像谭秦东一样,被抓去几个月了家人都不知情,等家人知情的时候我已经被判刑了。

亲爱的粉丝朋友们,如果明天我的公众号没有发布新的内容,说明我已经被抓了。以后极有可能不能为大家推送新文章了,特此提前给大家表示歉意。

明天还有一个黑幕本待写了揭露出来:一个工地工人发生车祸死亡后,肇事司机和工程老板、建设甲方及十多个部门相互推诿,导致死者躺在殡仪馆二十多天了无人问津,家属欲哭无泪。如果我进去了,请你别骂我骗你,因为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也请你原谅!

如果我侥幸安全,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为需要帮助的人发出你们的声音。

2018年6月22日19点30分

上面的这篇文章是我去年6月的一段经历,今天我还能坐在电脑桌写文,是因为我最终没有被跨省。没被跨省的原因,或许是我在网上把这篇文章发出后得到了数百个媒体人士和网民的关注有一定的关系。发生这件事情后,我“痛改前非”了一段时间,后来又旧病复发陆续帮举报人写了很多文章发表,为此我注册的公众号都被封了二个。

昨晚,又有个湖北宜昌的举报人打电话给我,请我帮她写篇文章。这个举报者称,她因举报信访被拘留过,她和丈夫被多次暴打过,成了“破坏和谐稳定”的罪魁祸首。自2017年7月以来,她和丈夫就被五六个“社会闲散人员”贴身监控了两年,监控她的人在她家门口搭建起了公棚和她打起了持久战,吃住都在他家门口,政府为了稳控她不去北京继续举报,单付给这些贴身监控她人员的维稳经费就高达两百万元。稳控她家的黑恶人员还威胁她,如果敢再去北京举报就打死她和她丈夫。

\

                      睡在家门口贴身监控

\

                        在院坝搭棚子24小时监控

举报人的遭遇让人同情,所以我熬夜到凌晨三点,一气呵成的把她的遭遇写成了文章。但今天一大早起床,还没来得及吃个月饼就接到了举报者属地派出所某警官打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帮他们辖区的某个举报人写了篇文章,并且非常友好的劝导我,对方发给我的证据图片有可能是P的,视频也有可能是合成的,所说的话有可能是编造的,如果我写的文章有不客观的地方可能会面临一些法律责任,如果对方授权我发布出来后内容不客观同样会面临法律后果。

非常感谢警官对我的教诲,避免了我在错误的道路上一错再错。电话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挂了电话我的心还“砰砰”直跳。真是太厉害了,我昨晚帮个举报人写篇文章的事情,才几个小时时间,我的行为在远在千里的警方那里根本就不是秘密,如果我昨晚上厕所没擦屁股的事情被他们知晓后,我真没脸活下去了。

当然,更有一种可能是,昨晚打电话请我写文章的举报者在电话我后,就被警方监听到她的电话内容了,警方在给举报人苦口婆心的做了思想工作,举报人痛改前非,认识到自己不该去北京举报领导的错误后,把我“供”了出来。

我党的政策,历来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其实,我很想隔着电话线告诉打电话给我的这个警官,举报人,往往是“时代的良心”,对举报人的每一次报复,都是对社会正义的一次打击。屡屡发生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恶性事件,会让整个社会产生强烈的道德挫败感,极大地伤害公众举报的积极性,并使政府面临信任危机,公信力受损。

但我没敢说,面对暴力机器,招惹他们的后果不是我等草民能承受的,夹着尾巴做人方是真理。

“出师未捷身先死。现实中,因举报官员或因发文揭露真相而遭受打击报复的例子多不胜数,这些事情如同带血的“鞭子”,抽打着我们的心灵。这“鞭子”让那些违法打击报复者在背后窃笑,却让心怀正义的人,尤其是想要或正要举报的人,想要揭露黑幕的正义人士心如寒冰。

只许官员腐败、不许百姓举报,成了一些地方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潜规则。被举报对象通常都是有权力、有资源、有背景的强势群体;而举报人往往很弱小,甚至微不足道,以个人力量与强势群体抗衡,难上加难。

今天,我们依然要在严峻的现实面前渴盼、呐喊:“一个人的战争”还要打多久?善良的人们特别是那些遭受“报复之痛”的举报人,无不拭目以待!

因为,我们不是生活在爱里,就是生活在恐惧里。

\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MTA1MjgxNQ==&mid=2247483762&idx=1&sn=1e8bd2bbde9db2d3e9535fcb90744db4&chksm=96f28692a1850f84b9291ed893f88d51806d216dfbf606845b2cf91d253ed8e4c2df38bafda6&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68589248718&sharer_shareid=0490cc77e8915c3226b993c3530b0588#rd

责任编辑:关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焦点:怀念离去的调查记者!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视点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视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视点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视点网(http://www.cnsdchina.com/)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企业许可证号:1657020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