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记者视点 > 正文

重庆一公司8年收入1亿多,竟不翼而飞4千多万!
发布时间:2019-10-03 21:32:20   来源:中国视点网   评论

\

把公款当自家钱库的石帮明。刘虎 摄

撰文 | 刘虎

重庆市何跃建材有限公司是一家堪称奇葩的“马大哈”公司:2009年分管财务的股东兼任出纳,偷钱浑然不觉,直到2016年公司因环保要求停产算账,包括法人代表在内的其他两名股东才吃惊的发现:4000多万元不翼而飞。随后,一场抓捕“盗贼”的行动艰难展开。

8年转走4000多万“搬砖”收入

重庆市何跃建材有限公司系由重庆市巴南区南鹿页岩砖厂改组。2008年,因南鹿页岩砖厂原投资人欠下巨额债务,南岸区法院将其作价250万元,交付给债权人抵债。原债权人共34人,后由石帮明、张书贵、贺宝富、曾候佰、唐昌明五人接收部分债权人债权,再投入15万元接手南鹿页岩砖厂生产经营。数月后,曾候佰、唐昌明转让股份退出,石帮明等3人继续增加7万元投资,平分公司股份,并于2012年成立重庆市何跃建材有限公司承继了原来的生产经营业务。2016年,重庆市政府开展“蓝天白云”环保行动,当年9月,该公司应要求终止砖窑生产,由政府给予补偿。

\

2016年停止页岩砖生产的重庆市何跃建材有限公司,部分土地现用作培育蘑菇。刘虎 摄

2008年,何跃建材由张书贵全面负责生产经营。2009年始,由石帮明任总经理,分管公司财务并兼任出纳;张书贵分管生产、安全及对外协调等工作;贺宝富负责原材料采购工作,2012年2月起担任法人代表。记账凭证显示,2010年9月至2011年10月期间,石帮明之子石世川担任出纳。 自2008年开始,何跃建材一直聘请汪良万担任会计,负责账务核算工作(做第二套账);另委托重庆亦珉工商咨询有限公司按照对外报送报表的要求代理记账(第一套账),向其支付劳务费。 何跃建材关停进行清算时,贺宝富和张书贵吃惊的发现:历年收入总计9400多万元,账上只剩下87万元。

\

重庆市何跃建材有限公司,闲置起来的制砖机。刘虎 摄

“我们的砖一直供不应求,从来都是刚烧出来就被拉走了,很赚钱的,政府还因为关闭补偿了我们几百万,怎么会只有这一点?钱哪里去了?”二人对石帮明产生了怀疑。他们要求查公司账号的银行流水,但石帮明拒不配合。 两名股东交涉了多日,石帮明均不同意。贺宝富只好带着公司公章,去开户行要求打银行流水。石帮明的秘密,就此“穿帮”。 银行流水显示,石帮明于2009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将公款转入其个人、妻子何平、儿子石世川、儿媳谭杨、堂哥石帮权、亲家杨淑华等处数百次,其中仅向其妻姐的二姐何正兰就转款1000多万元。

\

银行流水显示,石帮明仅向其妻的二姐何正兰就转款1000多万元。刘虎 摄

何跃建材统计,石帮明侵占公司巨额财产总计达4493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等多次与其沟通下,告知其行为已涉嫌职务侵占罪,但石帮明仅同意退还200多万元,而其余4000多万元被侵占的款项拒不归还。” 在聘请一家会计咨询公司做出了初步审计报告以后,何跃建材以石帮明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公司财产涉嫌犯罪,于2017年6月30日向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

嫌疑人不提供完整账目审计严重受限

何跃建材报案称,石帮明的具体犯罪事实为:一、以多做支出、少做收入的办法,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账上款项4086.330658万元据为已有;二、利用职务便利虚构借款本息侵占公司财产400多万元;三、利用职务便利将本应入账的货款20余万元据为已有。 “自2011年10月至2016年9日期间,石帮明利用其任职公司经理、管理公司财务工作、亲任出纳的便利,借口公司经营需要向外借款为由,先后多次虚构借款并以石帮明(本人)、张云辉、卢光富、何大姐等名义借款200万元(但该借款均未借入公司账上)。而在此期间石帮明还以借款为由收取了借款产生的所谓利息204.4万元。以上石帮明侵占公司财产404.4万元。” “自2009年至2016年之间石帮明作为公司经理对会计工作进行管理、亲任出纳的情况下,先后从会计汪良万处拿走本应当入账的二十余万送货单没有入账,将该二十余万货款侵吞并据为己有。” 至7月15日,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办案人员把石帮明及家人、近亲属的银行流水、何跃建材部分客户的银行流水调出,“他们给我们受害人说,查出有100多张卡和近3000笔砖款打在石帮明及家人账户上往来,石帮明把砖款用于买理财产品、放水(放贷),在海南买房等,并把查到的账目金额用电脑给我们看,表示他们办案的效率很高。又说根据侦查的证据情况来看,石帮明的确很坏,确实吃了你们公司很多钱,我们马上可以收网了。”张书贵说。

\

重庆市公安局。该局经侦总队侦办了石帮明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刘虎 摄

2017年8月2日,警方人员在重庆著名的避暑胜地武隆仙女山抓获石帮明,并于当晚把其押回巴南区鱼洞黄溪口家里搜查,搜到其近10个房产证,但没有搜到其任出纳的现金收入原始总记账本。

“在此前十多天,我还看到石帮明车内后排座上放4本账本,其中一本是最原始的记账本,上端贴了标签,写明什么单位多少页至多少页,哪个单位每月买了多少砖,该付多少砖款,付了多少砖款,还欠多少砖款,付的是支票还是存兑票,票号是多少,等等。我多次翻看过账本,所以我知道。”张书贵说,但8月3日,他们一行三人一大早到经侦总队了解情况,准备上电梯时,却意外看到石帮明从电梯里出来了,“他非常高兴,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市局的大门回家去了。” “石帮明弟弟的舅子胡某是警察,我们在报案之前,胡某找来私了。我要求把石帮明侵占的钱退出来,就不报案,但石帮明只肯退200万-300万元,说只有这点,我们不同意,胡某说他妹妹出面要他帮石帮明,他看妹妹的份上没有办法,请我谅解。我有录音为据。”张书贵说。 2017年8月,经由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委托,何跃建材出资,重庆金翰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金翰会计”)对何跃建材股东石帮明涉嫌挪用资金案进行司法会计鉴定。2018年3月6日,金翰会计出具了《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其中指出:本次鉴定中,出纳石帮明未向公安机关提供应由其登记、并应真实完整记录公司资金收付情况的现金日记账、银行存款日记账,也未完整记录货款的收取情况和应收账款增减变化情况。由此造成财务账簿不能反映公司的资金运用及资金结余情况。 《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对第二套账的经营情况进行了调整:经营收入调增197万余元,补贴收入调增174万余元,成本费用支出调减566万余元,利润总额调增938万余元。 鉴定中,金翰会计发现第二套账以少计砖款、退税不入账等方式少计收入207万余元,又以重复入账、多报账、虚报利息支出等方式多计支出260余万元,合计金额468万余元。 鉴定还发现,何跃建材在2016年10月、11月、2017年2月收到政府141.2万元、163.46万元、211.995万元三笔补偿款后,石帮明就分别转走了其中的140万元、120万元、200万元,用于自己购买理财产品、基金等。 综合《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可知:金翰会计认为石帮明的“问题”金额在928万元(468万元+460万元)。 何跃建材对此审计结果表示不满。“早就查出来了100多张银行卡和全部砖贩子及石帮明及全家的私人卡接近3000笔砖款没有拿出来审计,这4000万元左右的金额被隐藏。” 依据这个审计结果,2018年3月28日,石帮明再一次被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抓捕,予以刑事拘留。同年5月4日,因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以账目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批捕,石帮明被警方取保候审一年。

检方是否起诉尚无最终定论

2019年1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以石帮明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向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移送审查起诉。经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审查后,认为该案主要犯罪地在重庆市巴南区,故于1月14日把该案交办巴南区检察院办理。

巴南区检察院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1月14日、4月28日两次退回重庆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重庆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认定:2011年10月至2016年9月间,石帮明在隐瞒公司真实财务收入和已收取公司垫资利息的情况下,采取虚构公司借款和支付利息的方式,侵占公司资金215.9万元;采取不入账的方式侵占公司销售收入145万余元;采取单据重复入账的方式,侵占公司资金9.45万元;利用没有真实交易的发票重复进行报账,侵占公司资金3.8万元;侵占公司退税款10.94万元;侵占公司开票手续费2.8万元;侵占修建2号窑垫资款28万余元;挪用政府补偿公司资金400万元。 经巴南区检察院审查并两次退回补充侦查,该院仍然认为重庆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石帮明的供述与张书贵、贺宝富的证言相矛盾,张书贵、贺宝富的证言与相关银行转账记录、收付款凭证、证明、证人证言相矛盾,且由于何跃建材管理混乱、财务收支记录不完整,审计意见是根据不完整的财务资料及不全面的证言得出的意见,与其他证据不能形成相互印证,不能完全反映本案的客观事实,不能采用,故不能形成证据锁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得出唯一性结论,不符合起诉条件。 2019年7月12日,巴南区检察院决定对石帮明不起诉。7月22日,何跃建材向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提起刑事申诉,请求撤销不起诉决定书,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石帮明提起公诉,追究其刑事责任。 刑事申诉书认为,不起诉决定书认定事实存在重大问题,该案证据互相印证,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其中大多数任一单笔被石帮明非法占用的公司资产的金额,均已单独达到数额较大的量刑标准。“财务收支记录不完整并不能掩盖石帮明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明的犯罪事实必须受到刑罚处罚。” 据了解,重庆市公安局随后也向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提出复议,要求撤销巴南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石帮明是职务侵占罪无疑。

\

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石帮明涉嫌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案正在该院复查中。刘虎 摄

“我们希望检察机关能够保护企业受害人的合法权利和损失,将石帮明绳之以法。”贺宝富和张书贵说,如果检察机关认为警方办案不力,可以要求重新侦查石帮明的涉嫌犯罪金额。“我们始终要求把办案人员查出来的涉及砖款收入往来的100多张银行卡及3000笔砖款拿出来重新审计,还本案以真实面目。”

\

原文来自腾讯新闻,链接:https://new.qq.com/rain/a/20191003A09MVI00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

责任编辑:刘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云南“爆料网民”遭跨省抓捕 警方:你发负面消息太多,再发还抓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视点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视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视点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视点网(http://www.cnsdchina.com/)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企业许可证号:1657020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