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凯:英国对人类文明的三大贡献
发布时间:2020-05-15 21:08:09   来源:中国视点网   评论

杨小凯:英国对人类文明的三大贡献

 

经济学家、思想家——杨小凯

 

英国对人类文明的三大贡献

著名学者贾瑞德·戴蒙德在其代表作《枪炮、病菌与钢铁》中说,人类迈向农业社会的第一步是,在漫长的历史周期和特定的环境下,对关键物种的驯化。率先驯化成功的人类,便能摆脱原始落后的窘境,搭上文明社会飞速发展的快车道。

同样,在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看来,在人类文明史上,13世纪英国贵族和商人携手,对约翰王这一“关键物种”的“驯化”,让人类历史进入飞速发展的快车道。

“王在法下”

从历史上看,许多国家向现代民主的第一要旨是推翻暴君,建立新的王朝,但这样做会掉入“暴君产生革命,而革命又产生暴君”的“历史魔咒”。

在杨小凯看来,英国在光荣革命中的制度安排,大概是解决这一难题的最佳方案。

在光荣革命之前,英国实行了王朝的复辟,国王声称保证不对造反派报复。但当他被迎回国,权力稍微巩固后,马上大规模报复,把当年的造反派以叛国杀君罪绞死。造反派当时有两种选择,一个是革命,二个是忍让。

但最后他们选择了第三条路:他们从海外请来了客籍国王,用他的武力赶走了旧国王。这就打破了“只能用暴力才能打倒暴君”的历史魔咒。

客籍国王不是在革命中生长出来的,他在英国没有势力根基,趁他权势未稳,国会马上用限制王位法、人身保护法等一系列立法将他变成虚君。然后又用代议制、内阁制等一套制度取代了他的执政地位,而其核心是辉格党、托利党的竞争执政。

杨小凯读到这段“驯化利维坦”的历史时,忍不住拍案叫绝。这就是摆脱暴力革命的历史循环,从而走向长治久安的最成功的制度设计——有限政府。

所谓政治设计的成功就是说,实际执行的结果与设计的预想基本一致。如果像法国大革命一样,以自由平等博爱开始,却以专制结束,这不算成功的制度设计。

保护私产

“光荣革命”让王权专制和平过渡到了现代民主政体呢,其成功的核心密码是“保护私产”。

英国“光荣革命”的另一个大背景是,英国有“保护私产”的传统。而在当时的欧洲大陆,法国、西班牙等国家皇室垄断了大西洋贸易,为了争霸战争,不断地掠夺私人商贾的身家财富,商贸阶层孱弱,而在俄罗斯等东欧国家,经济支柱仍然是被少数贵族垄断的农牧业,任何变革的尝试都会受到强烈抵制。

而英国和欧陆的情况恰恰相反,他们有保护私有财产的制度,于是英国产生了一大批富可敌国的商人,而且国王打仗必须屈膝向他们借钱。后来,中产阶级的独立经济势力超过了政府的权力,才带来了光荣革命的政治制度创新,否则只能不断掉入治乱循环的陷阱。

工业革命

卡尔·马克思曾说:“工业革命后人类创造的财富,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财富还要多,还要大。”而一切,都是英国制度土壤的副产品。

保护私有财产制度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 私有财产制度的发达,使社会结构多元化。

政治精英,中产阶级,企业家阶层开始涌现。整个社会创造财富的动力与日俱增,技术革命的出现也只是时间问题。

· 私有财产制度的发达,可以使知识分子的出路多元化。

当经商可能比当官更富有、地位更高时,恋权不退和秀才落第造反的可能性都大大减少了。俄国和南美的多次暴力革命都是由落魄知识分子搞起来的,英国的社会环境越来越稳定。

· 没有发达的私人财产制度,不可能有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团体。

许多法国知识分子针贬时弊,为民请命。但是由于没有独立的中产阶级,这些人都是小骂大帮忙,不过是法王裙摆下的玩偶罢了。

· 私有财产制度具有将政治与经济活动隔绝开来的作用。

英国大选时,政治机器会有短暂的停顿,但这并不会影响经济的正常运转。

当一个国家,有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有一个独立而又强大的中间社会,自然而然能带来制度创新、技术创新。

 

蒸汽机

而“王在法下”的“虚君制”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英国有非常成熟的代议政治制度,所以这些商人可以通过议会来制约王室的权力。在他们的主导下,议会通过了一系列法案:

例如王室的财政与国家财政分离,辉格党不能从事营利事业;企业可以自动注册,不需英国政府事先批准,民间从事国际贸易不需要经过国家特许;以“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精神保护个人财产权,等等。

王室受到限制,被称为“王在法下”

 

英国议会

此后,与英国王室有关系的国有企业不断减少,而大量私人公司在市场中,尤其是大西洋贸易中大发横财。在这个过程中,新兴的财富阶层比旧有的土地贵族有更大的影响力,社会中的新富群体不再是固定的等级,社会各阶层有了很大的流动性。

最终商业社会冲垮了英国社会等级制度的藩篱,社会流动性变强,各种思想、各种创新发明不断涌现,工业革命因此在英国率先发生。

文明成果的扩展

同样是欧洲人的殖民地,英国殖民的北美殖民地,在独立后继承又创新了英国的制度,成为人类历史上迄今最繁荣的国家;而被西班牙(葡萄牙)殖民的,差不多同时取得独立的拉美国家,却至今处于动荡和贫困。

南北两块几乎同时被殖民的新大陆,活脱脱像一组对照实验。

英国人为北美殖民地带去了以下文明:

· 法治原则。现代政府无权制定规则,规则存在于更高的维度,并且由独立的仲裁机构进行解释。换句话说,法律成为保证每个个体寻求救济的运行机制。

· 个人自由。说任何想说的话的自由,和同气相求者举行集会的自由,不受阻碍地做买卖的自由,自主处置个人资产的自由,选择工作和雇主的自由,雇佣及解雇人员的自由。

· 代议制政府。不经立法者同意,不能颁布法律,也不得征收税赋;而这些立法者应当是由民众选出并且向民众负责的人。

 

传承英国文明基因的北美制宪会议

而南美由西班牙人殖民,他们则复制了来自西班牙本土的大庄园和专制社会。在南美,人们默默地接受了财产安全无保障、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民选政府遥遥无期的现状。你拥有的随时可能被抢走,有时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理由都不需要。政权迭换赛走马,宪法频修如变脸。

尽管在自然资源上比她的南部邻居更为贫乏,北美洲却成了全世界最理想的生活地区,吸引着数万亿怀揣自由梦想的人。与此相反,南美洲仍旧保持着近乎原始的,如霍布斯所描述的民选政府前的黑暗状态——摒弃原始暴力的合法性统治从未降临这片土地。

 

充斥着动荡暴力的拉美

杨小凯对此分析道,拉美国家在独立后,一直在借用最先进的科技成果,结果经济却普遍走向衰败。其根本原因在于,不改变西班牙遗留下的观念和制度流毒,不进行制度转型,短期的经济增长只会助长政府的机会主义;政府和官办企业利用特权,与民争利,损害社会利益。最后,非但私人企业无法发展、政府和官办企业贪污腐败横行,整个国家也会堕入深渊。

欧亚大陆西端一隅湿冷岛国上的居民,确立了政府必须服从法律、舍此别无他途的观念。法律之治确保了财产及合同的安全,反过来催生了工业化和现代资本主义。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总体上奖励生产而不是支持掠夺的制度。事实证明,这一制度具有高度的适应性。

它为讲英语者所携带,一路漂洋过海,北美、印度、新西兰、澳大利亚,以及亚洲的新加坡等地,都受惠于英国人开创的文明秩序

1840年,晚清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被英国强行拖入现代世界体系。从此,一代一代的中国人不断寻求文明的密码,却始终难以挣脱历史的魔咒。

责任编辑:刘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越南的改革实践再次表明:民主和市场经济并非西方“专利”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视点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视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视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视点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视点网(http://www.cnsdchina.com/)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企业许可证号:1657020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